才最终确定

2020-11-19 23:57

25个指标,总数上比“十二五”规划增加一个,其中,一些新指标取代了“十二五”规划中的旧指标,“十二五”规划中的一些原有指标有的被合二为一,有些则更加细化。

岳修虎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作为指标体系中的重要指标,gdp增速的设定,程序是非常复杂的。据他介绍,这个指标的确定经历了前期的委托第三方研究、中期的经济模型推演、后期的多方面反复研究论证。

他透露,在该项指标的设置过程中,发改委曾委托相关专家采取“背靠背”研究的方式,专门针对“十三五”时期的潜在增长率进行系列研究。同时,为了提高科学性,他们也搜集了其他专家、市场领域分析员以及国际相关组织等对中国未来潜在增长率的各种研究。

岳修虎告诉北青报记者,这个增速既考虑了发展条件的支撑、实现国内生产总值翻一番的需要,也为我国转方式、调结构留下了空间和余地。

根据上述区间,发改委选择了6%、6.5%、7%三种增速,在cge模型中进行模拟论证。cge模型是一种国际上比较通用的计量模型,是政策分析的有力工具。在这个模型中,要综合考虑能否实现就业目标、城乡居民收入、资源环境支撑等多方面因素。当然,6.5%以上的目标不只是专家测算和模型推演的结果,还经过了决策层的反复论证,才最终确定。

“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将未来五年经济年均增速目标设定为6.5%以上。实际上,在纲要草案发布之前,6.5%这个数字就被官方和学者频频提及。实现中央《建议》确定的到2020年gdp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需要实现6.54%的增速,6.5%以上是否就是这样倒推出来的?

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五年规划,“十三五”规划历时两年多的研究编制后,终于交到近3000名全国人大代表手中。

为什么选择这些作为主要指标?岳修虎告诉北青报记者,五年规划中所有的任务和举措都是围绕目标指标展开的,科学设置目标指标,对编制好规划至关重要。在规划起草组中有专门的同志负责指标研究工作。不仅如此,起草组还委托专家专门研究“十三五”目标指标。

“全员劳动生产率”是新增的预期性指标,“户籍人口城镇化率”、“科技进步贡献率”、“空气质量和地表水质量指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由“十二五”规划中的“农民居民人均纯收入”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合成。

在深圳调研新兴产业、科技创新;去上海调研开放和体制创新;在浙江调研特色城镇、机器换人、五水共治;在甘肃、云南、贵州等地,调研题目主要围绕扶贫、生态、基本公共服务等。

岳修虎说:“各领域的发展不会是突变的,它有其内在的运动规律。指标的设定既要符合长期发展趋势,也要考虑环境条件的变化;既要符合国家发展导向,也要立足国情、切实可行。”

昨日,代表们对此进行了为期一天的审议,作为纲要草案起草的具体负责部门,发改委各司局的负责同志分散在各个代表团,收集代表意见,认真为代表答疑解惑。就在代表们认真审议“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的同时,昨日上午,纲要草案起草参与者——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副司长岳修虎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专访,从具体工作层面回答“为何‘十三五’期间gdp增速目标为6.5%以上”、“‘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的目标指标如何确定”等问题。

“我们发现绝大多数对‘十三五’潜在增长率的测算(表明未来增速)都在6%至8%之间,大部分是在7%左右。”岳修虎说,这是国际国内对中国未来潜在增长率较为一致的看法。

发改委分三种方案(6%、6.5%、7%)在cge模型中进行了论证,分析了是否能够实现就业目标、城乡居民收入的需要等因素后,最终在“十三五”规划纲要中确定了“十三五”时期经济年均增长保持在6.5%以上。

“按照中央《建议》明确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要求,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突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短板和难点,结合我们自己的研究、专家的研究和各有关部门的意见建议,确定主要指标的框架,然后一轮一轮地征集意见,不断讨论修改和完善。”岳修虎说,“十三五”指标的设置特别注重各项指标之间的匹配和平衡。“我们是放在发展系统里统筹考虑指标的平衡性。”

“我们制定的增长速度不能太高或太低。”岳修虎解释,gdp增速长期超出潜在增长率,会付出代价;低于潜在增长率,可能有就业不充分、要素利用效率低等问题,“也不是好的选择”。

在五年规划起草者看来,规划中的目标指标就是下一个五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风向标,而gdp增速又是备受大家关注的一个。

除了gdp增速,“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中还有其他一些主要指标。岳修虎介绍,此次规划纲要草案主要指标包括经济发展、创新驱动、民生福祉和资源环境四大类,共25个指标。

所有的研究(表明未来增速)都在6%至8%之间,大部分是在7%左右。

About...

十大正规平台,十大正规平台十大正规平台.

热门阅读

随便看看